妙舞清歌

我知道你來了就不會走。

【霆峰】一夢華胥Chapter07

第七場夢

 

#1

今天雖是假日,陳偉霆不需要去上課,但是李易峰難得沒有賴床,兩人在床上膩歪了好一陣子。

李易峰把頭枕在陳偉霆的胸膛上用他的手機刷微博,一雙白嫩的長腿掛在床沿晃蕩晃蕩。陳偉霆昨晚做了一個報告,搞到很晚,現在雖是醒了卻還沒清醒過來,半閉著眼還在打盹。李易峰看了一個什麼好笑的段子正掩著嘴癡癡地笑,震的陳偉霆的胸膛也跟著一頓一頓的。

春光旖旎出一室溫柔和煦的氣氛,陳偉霆幾乎忘了那些故事,以及李易峰那些突如其來的眼淚。

從陳偉霆的視線望去,正好從李易峰白色T-shirt寬大的領口一路延伸,春光無限美好,早晨總是精神特別旺盛,於是身體莫名翻攪出一股氣血,頓時覺得口乾舌燥了起來。

他幾不可聞的低低的喘了口氣,但躺在他胸口李易峰卻是聽得一清二楚,一看陳偉霆,便咯咯的笑了起來。

“威廉,一大早的,精神很好啊。”李易峰翻了身改趴在他胸前,調皮地用指尖滑過他胸口的紋理,攪起了一陣熱辣的暈浪。

陳偉霆抓住他搗蛋肆虐的手指,置於唇邊嘬了一口,李易峰的手指骨節分明,白皙柔韌,很秀氣,卻又十足十是屬於男孩子的手。

陳偉霆含住了他的指尖,溫熱的舌略帶撩撥的沿著指尖纏了一圈,李易峰的臉頰頓時染上了一層粉色,呼出的氣息漸漸的變的滾燙。

空氣中染上了一層曖昧的氤氳,直叫人迷了眼,晃了神。

正待陳偉霆預備下一步的動作時,手機鈴聲卻硬生生想起,劃破這一室的春光無限。

陳偉霆喘著粗氣轉身接起了電話,再把李易峰攬回了胸前。

李易峰也惱了這不合時宜的鈴聲,氣鼓鼓的戳著陳偉霆的胸口。

 

 “偉霆,是我。”入耳的是陳均平溫潤的聲線。

陳偉霆啞著嗓子向電話那端應了一聲。

“你讓我問的事情,有進展了。”

陳偉霆聞言一愣,他低頭看著趴在他胸口昏昏欲睡的李易峰,突然有些抗拒起那些所謂的真相。

 

“偉霆?”陳均平半天等不到回答,開口喚了陳偉霆的名字.

“唔,我在聽呢,我們約個時間吧。”兩人約了時間地點,變掛上了電話。

 

“峰峰,別睡了,帶你出門。”陳偉霆揉揉李易峰的腦門,觸手一片細絲軟柔。

“要去哪兒?”李易峰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問道,抓起陳偉霆的手指就咬。

“去了你就知道了,嘶!你咬我做什麼呢?”陳偉霆伸回首,只見上面已經被咬了一個不淺不深的牙印。

“我正夢到我在吃雞腿呢!誰讓你把我叫醒。”李易峰毫無愧疚感的伸了個懶腰。

陳偉霆看著李易峰因為伸懶腰而捲起衣服下襬,露出了一截腰間的小肉肉,當真是膚若凝脂,配上他口中發出細細的低吟,好一幅活色生香的畫面。

李易峰朝陳偉霆拋了個媚眼,便跳向床跑進了浴室。

陳偉霆苦笑著搖了搖頭,跟著李易峰進了浴室。

 

浴室裡還會發生什麼香艷的事呢?

躲在浴缸裡睡覺的貓兒表示他不太開心。

 

#2

“主子,我們姊妹本在浣衣局做事,任人欺凌,若主子不要我們,奴婢們必是回浣衣局。”澗雪仍是跪在地上,抓著李易峰的手不放。

“回浣衣局也比丟掉性命要強,我豈能讓你們跟著我去香國受罪?”

“浣衣局的姑姑不喜歡年輕的姑娘,若回去了,奴婢們會被打死的。”浣雪捲起袖子,露出手臂上新舊交錯的傷痕,怵目驚心。

“奴婢們願隨主子裡開寧國,也不願就這般無聲無息的死在這宮裡。”

李易峰看了澗雪浣雲,心裡一涼,跌坐回椅子上。

“罷了!罷了!想不到這生死之事竟到哪都無法避免。”李易峰抬手捏了捏眉心,語氣滿是悲涼,“人命便是如此輕賤嗎?竟連生死都掌握在別人手裡。”

 

澗雪與浣雲看著李易峰頹喪的模樣,互相對視了一眼,這二人的來歷起又是他們口中說的如此簡單,她們奉著寧延王的命令,以侍婢的身分監視李易峰,以防他做出自戕或逃跑之事,但李易峰從小生長在環境單純的行宮,縱是他天資聰穎,讀遍天下聖賢之書,卻怎知這骯髒混濁的宮裡,心計、算計永遠只多不會少。

兩姊妹對視一眼,皆在對方眼中見到一抹憐惜之色。

 

李易峰如此真心對待這二人,他雖聰慧,卻總流露出天真、不諳世事的模樣,在這宮裡卻是少見,若是見了他,總是忍不住想去守候這股清流,宮裡的人不免沾染血氣,這股清流恰好沖散了長年飄散在宮中的血腥之氣,讓人看見人性中還有那些美好的部分。

 

李易峰在宮裡吃著上好精緻的食物,住在擺滿各種新奇玩意兒的地方,穿上了他這輩子從未穿過的華貴絲綢製成的衣裳,但他心裡那個無拘無束的、快樂的李易峰,卻從此消逝在這深深宮中。

李易峰被像個寵物養在了宮裡,只待竟進貢的隊伍出發,李易峰便會死在這浩瀚的歷史洪流中,屍骨無存。

那日子一天一天的逼近,李易峰表現的愈是平靜安穩,但他的心臟卻像是被緊緊扼住了一般,逐漸的縮緊,直到他再也無法呼吸。

 

那日,李易峰在翎樂樓翻看書,卻聽澗雪說香國派了一隻隊伍,要來護送貢品,再過幾日便會到達寧國了。

李易峰聽後只覺得香熙王簡直是荒唐至極,為了貢品竟然會派出一支隊伍。但這也顯示出香國的國力強弱,文、寧、安三國都有供品,這便表示須派出三支隊伍,這樣的兵力,的確是其他三國無法與之比擬的。

他心裡一乏,便告訴澗雪浣雲他要去歇息,兩人便服侍著李易峰睡下了。

 

傍晚之時,他便醒了過來,浣雲告訴他寧延王來看望過他,見他睡下了,便沒有多留,只留下一些賞賜給李易峰的玩物或是布稠。

李易峰淡淡一了聲,心裡卻氣極了,無論寧延王對他是何種心思,是利用或是惋惜,他也不會收回要李易峰當貢品的旨意,又何必來這裡惺惺作態,想來只讓人作嘔。

评论
热度 ( 5 )

© 妙舞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