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舞清歌

我知道你來了就不會走。

【霆峰】一夢華胥Chapter06(修改版)

第六場夢

 

#1

深夜時分,陳偉霆把李易峰帶到他們念的學校裡。

 

學校中央了有一座不大不小的湖泊,這個湖有個美麗的名字,叫做‘迎曦湖’。

似乎是一個傳統,只要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在曖昧時一定要兩個人繞著湖泊散散步。

陳偉霆和李易峰兩個人此時正走在圍繞這座湖而建成的磚紅步道上,暈黃的路燈撒下一片黃澄澄的燈光,鋪在樹林間的步道上。

觸目而及的都是成雙成對倚偎在一起的年輕情侶們,以緩慢的步伐走在羊腸小徑之上,纏繞出一抹甜蜜的氣息。

陳偉霆與李易峰正走在這陣甜膩的氛圍之中,絲毫沒有違和感。

兩人相對無話,安靜地踏著相同速率的步伐,只偶爾有遠處湖中傳來的淙淙水聲證明時間仍在流逝。

  

“怎麼樣,有沒有想起什麼?”在繞過一整個校園之後,陳偉霆開口問道。

李易峰用嘴唇蹶出一個奇異的形狀,然後搖搖頭。

陳偉霆無聲的嘆了口氣。

“威廉,可不可以再多繞幾圈?”李易峰側過頭問他。

“當然可以。”陳偉霆也側著頭看著他,笑出一個深深的酒窩。

  

“威廉,我能問問你為什麼願意留我下來嗎?”李易峰低下頭,看著自己和陳偉霆的腳尖。

“為什麼這麼問呢?”陳偉霆愣了一下,回答不出來,便隨便反問了李易峰。

“我和你非親非故的,我的故事又那麼奇怪,若不是我自己經歷過,恐怕我也不會相信。”李易峰仍是低著頭,看著步道上磚頭的形狀。

陳偉霆側過頭看他,暈黃的燈光撒在他身上,照著他的五官越發精緻,睫毛長而捲翹,紅脣微嘟,尤其那雙眼,黑白分明,秋水盈盈,彷彿會說話似的。

“大概是你的眼睛吧。”陳偉霆看著李易峰的眼睛,突然會意過來,雙唇抿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我的眼睛?”李易峰不解地眨巴眨巴,睫毛隨之撲扇撲扇。

陳偉霆看著他這個表情,忍俊不禁。

“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疑惑全寫在眼睛裡了,你這雙眼睛,什麼都寫在裡面,所以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

李易峰聽他這麼說,笑彎了眉眼,

  

“威廉,我好喜歡你啊。”他笑意滿出了眼眶,用右手的小指去勾陳偉霆左手的小指。

陳偉霆沒有回答他,但他反手抓住了李易峰的手掌,把他溫軟的手掌包在自己的手心中。

李易峰有些驚喜地看著他,心裡漫出一股甜滋滋的羞澀。

 

“陳偉霆,我真的很喜歡你啊。”李易峰的嘴角彎起好看的弧度。

“我好像……也有點喜歡你呢。” 

  

#2

李易峰被選為貢品的消息迅速地傳遍整個寧國,也理所當然地傳進遠在行宮的李易峰耳裡,李易峰卻異常的冷靜,並沒有任何的反應。

很快地,李易峰居住的秋武閣來了一群據說是從宮裡來的人,李易峰還未來的及做任何反應,這些人便迅速收拾了李易峰在秋武閣裡的物件。

帶頭的是一位宮裡的大太監,操著尖細的嗓音,念出猶如催命符的聖旨。

這些人是來將李易峰請回宮裡的。雖說是請,但卻沒有任何能置喙的餘地。

李易峰向養育他長大成人的殷姑姑狠狠地磕了三個響頭,便面無表情上了那輛開往宮中,開往萬劫不復的馬車。

李易峰在無人的馬車裡,死死的咬著下唇,大顆大顆的淚珠才從他眼眶中滾落,暈染出他臉上的絕望與無助。

 

風塵僕僕地趕到了宮中,李易峰還未能換上得體的服飾,便被帶去朝陽宮面見聖上。

“臣弟參見王上,王上金安。”

寧延王一語不發的看著仍跪在地上的李易峰。此人面色憔悴,跪拜的姿勢也十分不標準,穿的甚至是粗布衣裳,體格也稍嫌弱小,卻無法掩蓋他臉上精緻的五官,尤其一雙眼,彷彿會說話似的,黑白分明,盈滿一汪秋水。真絕色,李易峰的容貌竟是比寧延王后宮中的以美貌聞名天下的丞相之女愉貴妃還美上幾分。

李易峰絲毫不忌憚的用他那雙眼看著他那所謂的皇兄,一直到他跪到腿痠軟不已,才將視線轉移至他的腿。

“平身。”寧延王見他轉移了視線,才過神讓他起身。

“謝王上。”他起身,撢了撢粗布衣上的灰塵。

寧延王見他隨興卻又不粗鄙的舉動,心底猛然身起一股惋惜之意,這麼好的一個人兒,卻即將要被敬獻給暴虐無道的香熙王。

“十五弟,你可怨本王?”寧延王雖惋惜,卻並無後悔,作為一位君王,涼似乎是與深具來刻在骨子裡的。

“臣弟能以一己之身,換得寧國上下平安,乃臣弟之幸,何來有怨?”李易峰語氣平穩,聽不出任何不敬,但聽在寧延王裡卻覺得無比刺耳。

“臣弟雖無怨,但卻有一事想向王上求恩。”李易峰又跪了下來,望著眼前金磚的縫隙。

“你說吧。”

“行宮裡的殷姑姑扶養臣弟成人,她膝下無子,如今年事已高,希望王上能開恩,找個人照顧她。”

“你倒是個知恩圖報的。”寧延王揮手讓太監進來,並向她吩咐道“給行宮的殷姑姑在宮為外置辦一處宅院,賞白銀百兩,再賜幾個奴僕給她,讓她在宮外頤養天年。十五弟,這樣可好?。”

“臣弟謝過王上,臣弟便了無遺憾了。”李易峰俯下身,向寧延王磕頭謝恩。

 

寧延王讓李易峰下去休息,便賜了一處宮苑給他,名為翎樂樓。

翎樂樓不算上多華貴,但李易峰卻從未居住過如此精鳥的房子,只覺得滿眼雕梁畫棟,竟決一陣暈眩。

翎樂樓中只有兩名侍女,見李易峰進來,便跪地道,“奴婢參見十五王子。”

這兩名侍女長的一模一樣,原來是一對雙生子。

“起來吧,叫什麼名字?”李易峰坐在內室的椅子上,讓兩名侍女起身。

“奴婢名為澗雪。”

“奴婢名為浣雲。”

“名字倒是別緻。”李易峰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淺啜一口,才又道,“明天我便讓人告訴王上,不須人服侍,讓你們去別的地方當差吧。”

兩名侍女互相對視之後便跪了下來,“奴婢願意服侍主子,求主子不要趕我們走。”

 “你們可知跟著我,不是什麼好的差事。”李易峰嘆了口氣,將兩人扶起。


评论
热度 ( 5 )

© 妙舞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