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舞清歌

我知道你來了就不會走。

【霆峰】一夢華胥Chapter05

請配合BGM_Christian Perri《A Thousand Years》
以下與歷史有關的情節皆為胡扯,不負任何責任,略狗血哈哈哈哈

======================================

第五場夢

 

#1

李易峰睡著了。

陳偉霆有些癡迷地看著他的睡顏,長長的羽睫覆蓋在眼瞼之下,嘴唇微開,呼吸時的溫熱空氣規律而輕柔的打在陳偉霆的頸脖上。清晨的日光透過窗,灑了一室的溫柔。

他喜歡看著他睡著的面容,夢中的他似乎什麼煩惱都沒有,只需要依偎著他,便能安穩的睡著。

陳偉霆心裡軟的不行,心裡盈滿了一股他自己也不明的情緒,我也有可能是他尋找的那個人,是吧?他這樣想。

 

李易峰最近的脾氣日益古怪起來,越發的刁蠻任性,不過陳偉霆也願意這樣寵著他,讓他愈來愈無法無天。但陳偉霆又有好幾次看見他一個人偷偷躲起來抹眼淚,事後問他還死活不承認。陳偉霆只當他小孩子脾氣,把他放在心尖上的疼著。

 

李易峰現在躺在他的身邊,躺在他的床上,蓋著他的棉被,身上穿的是他買的睡衣,他心裡湧出一股無法言喻的滿足感。

他暗自慶信自己當初買了雙人床,否則怎麼容得下兩個180公分的男孩子。陳偉霆一開始還是讓李易峰睡在客廳的,不過他總是在早晨醒來後發現自己身旁多了一個人,而他自己的手也是極其自然的搭在李易峰的腰上,或他的頸脖之下,又或被李易峰攬至懷中,漸漸的他也就習慣了,也默許了,李易峰正式的搬進他的房間,也順理成章的搬進了他的心裡。

 

陳偉霆小心的將被李易峰枕著的手臂抽出,替李易峰掖好被角後離開了床,陽光像是一層金紗般覆在他結實的身軀,勾勒出姣好的曲線。

陳偉霆線去梳洗一番之後就到了廚房準備早餐,當他準備將牛奶倒進杯子裡時,便聽見了由臥室傳出重物落地的巨大聲響,嚇得他差點失手將牛奶打翻。

 

“峰峰,怎麼了?”他連忙跑進臥室。

李易峰剛從床旁的地板上爬起,陳偉霆趕忙去攙扶他。

“不小心從床上跌下來了,嘿嘿。”李易峰的手心貼在陳偉霆的手臂上,手冰涼的令人心疼,陳偉霆英挺的眉間隆起了丘壑。

“怎麼那麼不小心呢?”他略帶責備的說。

李易峰沒有回答,陳偉霆發現他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有些茫然的望著前方。

“怎麼了,在看什麼?”陳偉霆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眼神觸及之處卻只有一片潔白的牆壁。

“沒什麼,”李易峰卻有些慌亂的收回視線,一腦袋埋進陳偉霆懷裡,雙手圈住他的頸項,“起來沒看見你,我害怕。”

“我就在廚房呢,別怕啊。”陳偉霆安撫地撫著他的背脊,修長有力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撫著背脊的凹陷處。

“在睡一會吧,嗯?”

“你陪我。”驕縱地說。

“好。”寵溺地說。

 

陳偉霆把人半騙半哄的拐回了床上,又把他給哄睡。

他目光溫柔的看著李易峰睡著時仍抓緊了他的衣角,心裡卻浮上了一層疑惑。

 

#2

李易峰給他說了一個故事。

 

那天陳偉霆穿了一件稍微低胸的衣服,李易峰看見了他露出胸口前一塊細長形狀的胎記。

“這裡,很疼吧?”李易峰指著那道痕跡,目光滿是心疼。

“不疼,這個是胎記,我一出生就有的。”陳偉霆伸手握住李易峰放在他胸前的手。

李易峰沒有回話,俯身親吻了那道痕跡。

李易峰的嘴唇似乎傳出一股微小的電流,隔著胸膛傳入了心臟,隨著血液一路送往四肢百骸,連指尖都微微地顫抖起來。

 

“你會有這道疤,是我害的。”李易峰的嗓音帶上了一絲地哭腔,但他忍住了那一聲即將溢出口的嗚咽,將眼淚硬生生逼回眼眶。

 

他閉上泛紅的眼眶,用低啞的嗓音對著陳偉霆說了這個故事。

故事裡有他,有李易峰,但又不是他,不是李易峰。

 

香國是距離現在約一百多年前的一個強盛國家,而安、寧,文三國是依附著香國的小國家,每年都要向香國進貢,寧國地處溫暖富庶的南方地帶,對香國的進貢一向都是游刃有餘,寧國人民一直過著安穩優渥的生活,一直到昏庸暴虐的香熙王登基之後,近百年來的安寧日子便到了盡頭。

傳言都說香熙王年近半百,好男色,素來最喜愛的便是那些年輕俊秀的少年兒,登基之後,變向安、寧、文三國要求,每年都要向香國進貢年輕俊美、並且是要出生皇家正統的少年。

起初,三國皆不願意做這般戕害人民、並且有損皇家顏面之事,後來文國上書給香國,表明不願意做這般無恥之事,卻惹得香熙王大怒,沒想到香熙王雖暴虐無道,在兵法上的造詣卻極深,他舉兵攻打文國,雖未將文國消滅,但也離的不遠了,此後,三國只能屈伏在香國強大的武力之下,每年向香熙王獻上年輕俊美的少年。

 

李易峰的母親本是一位行宮的宮女,寧育王只寵幸一次之後便忘了這個宮女的存在,沒想到這個宮女只被寵幸一次便有了身孕,她悄悄地將這個孩子生下,卻不幸難產離世。當寧育王得知孩子的存在時,孩子已滿五歲,生的漂亮俊秀,寧育王膝下子嗣眾多,李易峰雖長相出眾,但由於是由宮女們扶養長大,大字不識幾個,寧育王向來看重文采,自然不喜這個野孩子般的王子,便將他安在行宮,只隨便找了幾個教書先生較他念字讀書。

這孩子便是李易峰了。

 

後來寧育王過世,由二王子寧延王繼承王位,寧延王子嗣單薄,不願將自己的兒子進貢給香熙王,便想起了遠在行宮還有這麼一個弟弟。

 

 

李易峰聲音低沉輕柔,到最後愈說愈輕。

陳偉霆聽得入神,卻發現說話的人沒了聲音。

他低頭一看,李易峰張著嘴倚在他的身上睡著了,陳偉霆低嘆了一口氣,居然有人可以說話說著說著便睡著了。

他將李易峰抱到了床上,心中所想的都是李易峰口中那個荒誕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6 )

© 妙舞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