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舞清歌

我知道你來了就不會走。

【霆峰】一夢華胥Chapter03

事隔多天終於在峰峰永遠不分開的歌聲中撸出第三章

小舞這個蠢腦袋每次碼字都要死很多腦細胞,請各位看官要好好珍惜啊!!!




==============================

第三場夢

 

 

#1

李易峰將手裡裝了八分滿的牛奶的玻璃杯小心翼翼端過來,然後慢慢移到陳偉霆伸出的雙手中央。

“William ,給。”李易峰得知陳偉霆的英文名字之後,便一直這樣叫他。

李易峰放開的速度過快,陳偉霆還來不及反應,指尖擦過微涼的杯壁,便聽見玻璃碎裂的刺耳聲響。

鋒利的碎片彈跳開來,散落在地板上,乳白色的液體擴散成了不規則的形狀,陳偉霆本能的一躲,但李易峰沒有,他整個人僵滯在滿地碎片與牛奶的中央,陳偉霆望著他,在他眼裡看見驚訝以及翻騰的恐懼。

“啊,破掉了……”

“峰峰,你有沒有傷到?”陳偉霆急切地問道。

“沒有。”

“你別動啊,我去拿掃把清理。”

“哦。”

等陳偉霆拿著掃把回來時,李易峰仍然站在那裡,有些手足無措,睜大了眼鏡看著陳偉霆。

“怎麼了?嚇著了?”陳偉霆一邊清理一邊問道。

“William,對不起,我把杯子打破了。”

“沒事,一個杯子而已,你人沒事就好。”

 

等陳偉霆將玻璃碎片清理好,他就準備要去上課了,出門前,他對著坐在沙發上,仍然有些驚魂未定的李易峰叮囑,叫他不要亂跑,等他回家。

李易峰目送著他出門,他兩手緊緊攥著自己的衣服,但陳偉霆已背過身去,沒有看見他因用力而微微泛白的指關節。

 

這些天陳偉霆和李易峰聊了許多,包括李易峰的家庭背景,以及他要找的那個人。

李易峰似乎對過去的事情記不太清楚,只說他已經沒有家人,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所以他才會執著的尋找那個人,因為他才是他唯一的依靠,但奇怪的事,李易峰對那人一無所知,連他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卻又信心十足的說陳偉霆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在遇到陳偉霆之前,他的生命簡直是一片空白。

李易峰身上唯一攜帶的能證明身分的證件,只有一張學生證,正好和陳偉霆念的大學是同一所,他打算去學校打聽一下情況,問問看是否有人知道李易峰的事。

 

也許是玻璃粉碎的光景太銳利深刻,陳偉霆上課時完全無法專注於眼前的事物,腦海裡充滿了四濺的光點,刺耳的聲響,逐漸擴散暈染的牛奶,以及李易峰瞳孔裡倒映出的恐懼。

他聽著台上老師叨叨絮絮的講課,只覺得頭昏目眩,一陣陣的反胃。

他平時不這樣的,雖算不上什麼好學生,但也不是那種整天只知道翹課玩耍的學生,但是今天的情況只怕自己真的會吐出來,他只好趁著休息時間的時候背起書包離開了教室。

一離開教室便覺得舒服了許多,呼吸著室外的空氣,陳偉霆便覺得隱隱作痛的腦袋頓時輕盈了起來。

 

他約了一個與李易峰同系的朋友,於是他就提早到了和朋友約好的地方等待。

過不了多就,就看見朋友朝他走來。

“偉霆,你怎麼這麼早就來啦。”

“好久不見,均平,沒什麼事,就提早過來了。”陳偉霆對來人笑了笑,示意他落座。

陳均平與陳偉霆兩人都是從香港考進了這所大學,雖然念的是不同系,但因為來自相同的家鄉,兩人成為了要好的朋友。

“在電話裡你說有事要問我,怎麼,要追我們系上的女生啊?”陳均平倚在椅背上,一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模樣。

“別亂說,我可是有正經事要問你。”陳偉霆看慣好友的德性,倒也不惱,認真的向他解釋起來。

“你認不認識這個人,你們系的。”陳偉霆從口袋裡拿出李易峰的學生證,指給陳均平看。

“這個……李易峰,好耳熟啊。”陳均平低著頭回想著,放在桌上的修長手指隨著思考有規律地敲擊桌面。

陳偉霆也沒有催促他,讓他好好的思考。

過沒多久,陳均平果然想起了一些回憶,“我想起來了,李易峰應該是我們下一屆的學弟,我記得他入學沒多就休學了。”

“休學?為什麼?”

“我和這個學弟不太熟,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家裡發生了一些事吧……”

“家裡發生了一些事?”

“我也不太確定,我去幫你問問看吧,不過不保證能問到什麼,我記得著個學弟好像比較內向,沒什麼朋友的樣子。”

 

陳偉霆更加的疑惑了。

 

#2

和陳均平聊完之後陳偉霆便回了家,打開門的時候,卻看見李易峰居然保持著和早上一樣姿勢蜷縮在沙發的一角睡著了,電視仍然上演著不知撥了多久的節目。

李易峰睡的似乎不太安穩,覆蓋在眼睛瞎方的纖長睫毛不時微微得顫抖著。

“峰峰,怎麼睡在這裡?”

陳偉霆伸手準備叫醒李易峰,卻在碰觸到李易峰的那一秒,李易峰就睜開了眼睛,彈坐起來。他望著陳偉霆的方向,伸出手。

“William,William……”李易峰顯然是睡得很不安穩,眉頭蹙起。

“我在,我在這裡。”陳偉霆伸手握住李易峰的手安撫道,另一隻手拍了拍李易峰的肩膀。

李易峰慢慢的放鬆下來,眼睛眨了又眨。

“峰峰,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陳偉霆看著他失常的樣子,擔心的問道。

“唔,沒事,我……我做惡夢了。”李易峰握著陳偉霆的手,將臉頰貼在他的手背上,悶聲的說。

“睡在這裡會感冒的,怎麼不回房間睡呢?”

“我本來想要等你回來的,然後就不小心睡著了。”李易峰抬起頭,圓圓的大眼無故的看著陳偉霆。

“等我做什麼?你看你的手,那麼涼,下次想睡就進房間睡,不要等我了,知不知道?”陳偉霆揉揉李易峰柔軟的髮絲。

“我就想等嘛,下次不等你了。”李易峰自覺有些委屈的嘟起嘴巴。

“不是在罵你,我是擔心你,知道不?”

“你擔心我?真的嗎?”聽到陳偉霆這樣說,李易峰眼裡頓時晶亮了起來,唇邊的笑意毫不掩飾的展現。

“真的真的。”陳偉霆回答道。

 

“別再這樣了啊。”

“知道了!”李易峰的尾音拖的長而軟綿。


评论
热度 ( 7 )

© 妙舞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